“海上的士”助推矛盾纠纷调解“最多跑一次”

    • 地方改革创新项目
    • 【字体: 打印本文


一、实施背景


定海区共有南部诸岛辖盘峙、大猫等28个,拥有运输船、渔船、港内小船、渔业辅助船等620余艘,是定海区涉渔涉海的大户。民间纠纷、海上纠纷多为人身损害、意外死亡、海难事故等,存在调解时间长、调处难、案情杂的特性,历来是定海区矛盾纠纷调解的大户,又由于辖区内调委会、调解工作室成员多是兼职,调解任务艰巨。为补齐这一区域的矛盾纠纷调解短板,助推该领域实现“最多跑一次”,我区跳出思维框架,将视野投向社会。2018年10月,定海区通过综合考量,首次以政府购买服务形式建立个人品牌调解工作室。同年11月,全市首个港内“海上的士”调解工作室成立,联手民间力量,共同负责定海港内小船之间、船员之间的各类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


二、主要内容


(一)“海上的士”搭建海陆联动调处桥梁

结合区位优势,抽调民间工作室中有威望的调解员成立海上枫桥调解队,作为“海上的士”调解室的智囊团参与海上纠纷调处工作,延伸陆上纠纷调处触角至海上,在海陆之间搭建起一个合作共赢、快速联动的桥梁,使海上调解不成无根之萍、随波逐浪。同时,按照船只涉及数及纠纷难易程度邀请安监站、船管站、派出所工作人员及法律专家参与调解,提出专业意见,快速有效处理案件。


(二)“视为死亡”缩短漫长等待期限

舟山每年都有几十起海难事故或海上失踪的案件,在此类案事件中,遇难者难以找到的现象时有发生,遇难者家属大多需要等待两年,向法院申请宣告死亡后才能向相关单位或个人要求赔偿,而事实上,鉴于舟山海域的情况和以往海难事故的实际,经过搜救仍失踪的海员一般情况都难以生还,两年的等待期限给遇难者家属更增添了不少愁绪。为了提高案件调解效率,定海在处理海难事故海上人员失踪案件中,首创“视为死亡”调解方式,即海难事故中,经过搜救仍然失踪的海员,视为死亡,这为类似矛盾调处提供了一条新思路,并多次运用在海难事故调解案件中。例如:2018年12月16日凌晨,一艘舟山籍船舶在嵊泗大洋山东海大桥附近发生整船沉没事件,导致6名船员失踪。除了一名船员被当场确认以“死亡案例”处理外,其他5名船员因当时无法找到遗体,就是通过运用“视为死亡”的调解方法,得到案件几方认可,顺利地处理了这起海难事故。


(三)“信访代办”提供足不出户矛盾调解便捷服务

定海区将人民调解和信访代理相结合,工作室成员既是人民调解员, 也是信访代理员, 实行一口接待受理。属于民间纠纷的由调解员参与调解,属于信访事项的由代理员与有关部门联系处理。工作室把代理做在群众开口前, 变被动为主动;把代理做在群众信访前,变无序为有序;把代理做在群众需要时,及时有效地化解矛盾纠纷。例如,今年6月3日,环南街道五联村诚达船厂在船舶交付过程中进行动力系统试运行时,发动机做工期间排出黑色烟雾(粉尘),并飘散至西蟹峙兴隆对虾养殖塘内导致虾塘水源污染,影响周边村民日常生活,许多村民对此意见非常大,不少人甚至准备集体上访。了解到这一情况,“海上的士”组织力量前往西蟹峙岛驻点工作,深入周边村民家中了解情况、倾听想法和意见,疏导稳定村民情绪,并通过引导、沟通、分析等方式帮助村民认清问题、提出理性诉求。同时积极与船厂对接,第一时间暂停发动机作业。双方最终达成补偿协议,明确船厂整改责任,规范作业程序,并采取有效措施有力减少周边环境污染。


(四)“以老带新”升级调解水平和范围

采用“1+n”带动模式,以民间调解工作室的品牌号召力为中心,辐射带动辖区内人民调解员调解水平的提升,加强辖区内各类调解组织发挥作用。同时注重孵化新的专业调解生力军,组织老调解员与新调解员结对建立搭档的方式,通过言传身教、耳濡目染,真正发挥好“传、帮、带”的作用,形成以老带新、以新促老、互相激励、共同进步的良好氛围,从而共同探讨调解新模式,不断争取枫桥经验因地制宜再升级。在房屋征迁、老旧小区改造等党委政府重点工作开展期间,定期召集街道辖区内调解员集中讨论工作中遇到的各类纠纷,分享工作经验,提升调解员的工作能力,在调解员之间形成互帮互助共克难题的良好氛围。不定期开设调解培训讲座,从人民调解的意义开始讲解,一步步引申至调解过程常用的技巧、相关法律法规,并用实际调解案例进行模拟讲解,深入浅出。近年来已组织辖区内100余人次参加培训。



三、绩效评价


自施行“海上的士”近两年来,累计调解案件158起,其中包括涉及死亡的重大案件9起,涉及人数36人,涉及金额1120.5万元,成功调解海上矛盾纠纷26起,涉及人数86人,挽回经济损失1100万元,化解成功率100%。排查化解分家析产、房屋宅基地纠纷等各类涉及旧城改造工作的矛盾纠纷55起,涉及房屋面积9623.32平方米,其中为群众上门签订协议10余次。未出现人民调解协议被人民法院撤销或确认无效的情况。


四、创新启示


(一)围绕群众所需,突出服务重点

近年来,定海区大力推进城市建设,为帮助被拆迁群众更方便地解决纠纷,我区辐射“海上的士”效应,在旧城改造办公点专设调解室,与被拆迁群众面对面交流,广泛开展相关政策法规宣传,认真倾听合法主张意见,杜绝无理诉求,切实增强群众依法维权观念和大局观念,将各种矛盾纠纷控制在萌芽状态,引导群众从长远发展的眼光理性对待和处理各种利益关系问题。


(二)立足“政府购买服务”新模式

定海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形式建立民间调解工作室,由区司法局进行业务指导和行业管理。工作室通过和街道定期签订服务协议、约定服务原则和服务内容、费用支付等相关内容,明确双方权利义务,规范工作室运作机制,是建成“海上的士”的基础。该类工作室在全区重特大矛盾纠纷调解、重点项目(重点领域)矛盾化解等方面更趋向专业化、职业化和社会化,推进区域内人民调解队伍整体综合素质、业务水平不断提升。在传统调解工作以伦理说教和情感影响为主的基础上,还适时向群众普及法律常识,起到调解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


(三)建立研判机制,联动化解纠纷

横向架构上,发挥“海上的士”在南部诸岛的核心作用,打造以调解工作室为主线,以社区村调委会为支线的双层调解实体平台,延伸至海上“人民调解示范船”,实现人民调解在空间、功能、渠道上覆盖南岛全域。纵向架构上,“海上的士”对内依托街道,整合综治办、司法所、安监站、派出所、船管站等资源,对外积极与有关部门进行协调、对接,形成各方参与的社会盾纠纷大调解工作格局。同步建立研判机制,按照矛盾纠纷涉及人数及难易程度进行分级分类,对重大矛盾纠纷实行“集体会诊”,适时邀请律师和相关专家参与调解,提出法律意见和专业意见,确保纠纷调处工作的规范化和专业化。


(四)网格借力,联网互动

定海区紧跟“互联网+”新思路,以全科网格建设为契机,实现网上“联动”、网下“互动”,优化“发现问题、反馈问题、处置问题”机制。定时、定员下网格与居民区调解主任、楼组调解员、网格员进行互动,排摸社区纠纷,参与纠纷调处。发挥网格员的主观能动性,坚持定时走访查看,发现安全隐患问题及时向居民提出建议或反馈街道,同时当好店小二,为辖区居民及时排忧解难。同时,让“每寸土地有人管、人人都成网格员”,发动群众通过两微一端,实时反馈生活中遇到的的大事小情,借“互联网+网格”的社会治理新模式服务人民调解工作发挥基层稳定第一道防线的作用。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我来说两句
看不清点我 看不清,换一个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